纺织璀璨文明(下篇)‧博物馆织品忌湿怕光‧展览半年闭关一年

2020-07-29 7551
纺织璀璨文明(下篇)‧博物馆织品忌湿怕光‧展览半年闭关一年在大马纺织历史中,人们最早期是以周围的天然资源,如树皮、兽皮及皮毛来製成衣服,随着马六甲港口的繁荣鼎盛,来自中国、印度与中东的纺织品原料逐步传入,进而在马来群岛开启了一道多元文化的纺织品历史。如今,国家纺织品博物馆对从民间搜罗回来的古文物呵护备至,让观众可以从纺织品的演变见证人类织布工艺与艺术的进步!“Textile”(纺织品)这个词是源自于拉丁文“Texere”,阐释编织或将线、树根或其他天然材料连接起来的意思,过程中涉及编织、着色程序,同时加上图案设计,直至完成一块用来做衣物的布料或布疋。从大马早期的纺织品历史中,可以看见人们极富创意地採用周围的天然资源,如树皮、兽皮及皮毛製作衣服或遮蔽物。它所使用的线源自于黄梨与香蕉的叶子,以及山林里的兰花根。之后,自行研发出一套染色与打线过程,并以单个线程作为编织基础,再在纺织品上编入图案艺术,时至今日,这种古老的编织法仍然在沙巴及砂拉越等地延续下去。受中国印度中东影响追溯回早期的马来政府,优质且精緻的棉料都是由印度与中国商人自然而然传入此地;至于印尼群岛及婆罗洲等地的人们则是从自己的农场中取得棉线。马来群岛丰富多彩的纺织品多受到中东、印度及中国的影响。例如帕刀拉布(Kain Patola)是由古吉拉特(Gujerat)港口传入,本地人称之为珍代布(Kain Cindai),而布利格德(Pulicut)港口则传入象棋图案的格子布(Kain Pelekat),成了马来社会中备受欢迎的布料。在15世纪,来自中国的纺织品如丝绸和黄金,以及印度和中东的绣花布成了当时着名的贸易中心――马六甲港口最大的贸易货物。在这大趋势的推波助澜下,丰富了马来社会所使用的纺织品,并形成一股本地文化。当苏丹马末(Sultan Mahmud)派遣使者前往印度订购布疋时,当地人为迎合马来社会的口味,而在金丝织布(Kain Songket)上加入了马来花卉的纹饰。当印度与中国贸易大门开启后,从两地传入的丝蔻线、天鹅绒布、金线和金叶子逐步扩大了本地人製作纺织品的图案、金线刺绣等技能,同时,进一步扩大梭织纺织品(以织机以投梭的形式,将纱线通过经、纬向交错而组成)的种类,如武吉士(Bugis)纹布闻名于马来群岛,尤其是吉打、彭亨、雪兰莪及马六甲娘惹盛行穿戴的纺织品之一。蜡染布身价百涨蜡染布(Batik)是自位于今日印尼苏门答腊的室利佛逝(Srivijaya)王国时代而在马来半岛盛行,其扎染技术及缝结防染染色法(Tritik)是改编自不用蜡的班达娜(Bhandana)技术,并採用中国的丝绸布。早在15世纪,北加浪岸(Pekalongan)和拉森(Lasem)的爪哇土生华人的蜡染布已在马六甲进行交易,17世纪则在柔佛廖内。然后,到了1900年,出现在吉打州的蜡染和科塔克蜡染(Kotak Batik)是从印度传入。吉打州的蜡染可说是最古老的,其花卉和竹笋的设计,是以原色如黄色、红色、绿色、蓝色和褐色印製在白色棉布上。蜡染行业后来在吉兰丹和登嘉楼等地形成了在地行业。随着时间的演进,蜡染适当被运用以及保存了下来,时至今日,成了大马商品之一;当它被指定为官方服装的製作布料后,进一步令它身价百涨,不可同日而语!它成功融入了现代设计,大量用在室内设计、装潢知名酒店,以及妇女的装饰物与配件。东马土着仍用树皮在沙巴,以利用织布机生产的纺织品为主。当地的依拉侬族(Iranun)和巴蕉族(Bajau)是以Kain Dastar及Kain Mogah而闻名;在砂拉越,伊班妇女所生产的编织布(Pua Kumbu)是众所周知的,而当地的马来族和马拉脑族(Melanau)则是编织美丽的金丝织布(Songket)。在金丝织布中的Berturus布料和Belatak布料,布面上的全花或几何图案,複杂得来深具美感。通常穿的金银线布料是要配上Selayah Keringkam,这是另一种由砂拉越妇女用纯金绵刺绣的艺术品。另外,史前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树皮衣服,仍然是砂拉越部份传统纺织品,它是由伊班族、Lun Bawang及比达友族(Bidayuh)使用达龙树(Talon)及加隆树(Tekalong)的树皮製作而成。不管是哪一个纺织品,时至今日,在马来西亚所展现的现代纺织品的丰富内涵,包括成品的穿着功能的增强,以及种类的越见繁多,它们的精髓皆是从经典的纺织品留传下来。看一块布疋宛如见证一个人类历史演进的缩影。小心保护馆藏品要保持历史文物的光辉,继续灿烂下去,这里头涉及庞大且专业的维护知识,这与博物馆管理有莫大的关连。国家纺织品博物馆(National Textile Museum)馆长郑秀梅表示:“一座博物馆除了馆藏内容要丰富与独特之外,馆内的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周到,对一座纺织品博物馆而言,灯光的强弱度与空气的湿度尤其重要,它对保护管藏起着举足轻重的关键因素。”她解释说,由于纺织品是相当敏感的物件,它不但质轻,而且在灯光的长期探照下更显脆弱,因此,纺织品博物馆内的灯光设计相对比其他博物馆来得暗沉,“灯光控制要拿捏得非常精準,否则处于高温下的布料容易燃烧。”“另外,基于长期受到灯光照射的关係,布料很容易褪色及易断,为了延长管藏的寿命,每块纺织布料都得在展示半年后收藏起来,让它‘休息、解压’至少一年。”在这情况下,博物馆必须要有足够的馆藏来进行替换。除了光线要特别留心以外,郑秀梅指出,馆内的湿度亦是重要事项之一,长期的高湿度,可能会导致纺织生菌与发霉,因此,郑秀梅透露,馆内的空调设备不但好,同时是24小时不间断,以控制馆内温湿度的精确度。当纺织品展示在人们面前之前,一般都会进行保护处理,这个程序可能要花上至少一週甚至长达一个月的时间,胥视布料的好坏情况而定。“倘若发现所搜集回来的布料,在经历百余年的重重传承过程中,免不了在使用与搬迁过程中,受到外在因素的破坏而出现瑕疵,为此,馆方必须召请专人进行修复,对于脱线的纺织则可用类似的线一针一线缝回去。”郑秀梅也说:“与此同时,博物馆还得利用棉质支撑物把展示纺织架起来,以避免它在长期悬挂的过程中进一步受到压力而破损。”/副刊‧文:王芷萱‧2010.09.07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